• <nav id="uucaw"></nav>
    <menu id="uucaw"><strong id="uucaw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實時滾動新聞

    那些年采訪三菱汽車社長益子修

    2020-11-22    中國質量萬里行    王從軍    點擊:

      在我采訪過的汽車企業領導人里,對三菱汽車社長益子修先生的采訪次數最多,十年里曾多次采訪他。

    \

      在2007年東京車展現場,我和幾位中國記者初識益子修。當時在三菱展臺上,正展出著三款概念車,它們是三菱汽車“回歸汽車制造原點”理念的代表,是體現三菱汽車“駕駛情趣”、“安全可靠”、“環保責任”三大造車宗旨的概念車型。益子修指著其中的iMiEVS-PORT電動汽車說:“我現在每天在東京上下班,都乘坐這款車”。

    \

      最后一次采訪益子修,是2017年東京車展開始前,在東京古老的三菱會館“開東閣”里。那天晚上,益子修走到中國記者席前,談到了他對于汽車業變革年代的感想。他說:“達爾文說過:‘不要以為自己特別大就一定能夠生存,也不要以為自己特別強就一定能生存’。比如恐龍應該說是特別大的、特別強,但是它沒有適應地球環境的變化。什么樣的人能生存呢?就是最能夠適應不斷變化的環境的人才能夠生存。汽車產業其實也是一樣的道理。在汽車產業不斷變化的這種大環境下,要不斷的適應才能夠生存。中國正在大力普及新能源EV,其實這就是一個順應時代的潮流。三菱汽車也一定要適應這個潮流,大力發展EV和PHEV,在中國的事業才能夠穩步發展”。

    \

      益子修說:“一位社會學者說過:在非洲的草原,一頭斑馬睡醒了,這時候它一定要加速的快跑,不快跑的話將被獅子趕上;而一頭獅子睡醒了,它如果不快跑的話,可能還要落在斑馬后邊。我們就像是斑馬,一定要趕快跑,趕快努力。現在我們面臨的是一個變化非常快的時代,在這時,生存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,但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。在這種不斷變革的時代,我們必須具有一種積極往前變革的姿態,否則將無法生存”。

    \

      這些年我參加對益子修的采訪,都在小范圍內,對話相對充分些。益子修既擔任三菱汽車的首腦,還曾是日本汽車工業協會的副會長,以他這樣的背景所講的話,代表了他的能力、視野和風格。

    \

      2009年上海車展,采訪益子修。他說:“從世界來看,有幾大汽車廠家共存的局面,好像只有在日本存在。像美國,也是通過汽車廠商整合最后形成三大汽車廠商。中國的汽車市場比較大,三家是不夠的,或許會通過整合形成比較多的廠家。現在日本一共有8家汽車廠商,它們的特點是對出口的依賴度比較大”。

    \

      2011年東京車展,采訪益子修,地點是在三菱汽車展臺的智能型房屋旁。他說:“如果沒有困難的話,也就不需要我這個職務了。未來汽車產業將進入‘超競爭時代’。為了繼續生存和發展,我們應該關注新興國家以及能源與環境問題。在所有車型中,電動汽車是能夠解決空氣污染、全球變暖和對石油的依賴這些問題的終極型環保車型”。

    \

      2012年北京,采訪益子修。他說:“節能和新能源,就好像登山,最下面是柴油車和汽油車,再往上是混合動力車,再往上是插電式混合動力車,再往上是純電動汽車,一般發展節能車都是按照這個模式發展的。如要取勝,我們需要直接發展電動汽車產業。2009年7月,三菱汽車第一個實現了純電動汽車的量產。從那時起,三菱就算是電動汽車的代表企業了。也就是說三菱掌握了純電動車技術,因此我們對插電式混合動力車也是絕對有自信的。可以說我們選擇了從山頂往下走的發展模式,我們正在下山,其他公司在爬山。兩種發展模式不存在對錯之分,只是順序不同而已。也許有一天會在哪里碰到,相遇時才能知道誰和誰是真正的競爭對手”。

    \

      2013年上海車展,采訪益子修。他說:“我們的重點市場會放在中國、印度以及東南亞這樣高速成長的新興區域,產品則向環保車型發展。在東日本大地震發生之后,有兩周的時間,日本東部地區汽油供應非常緊張,在這期間三菱電動車發揮了巨大的作用,因此更堅定了我們繼續發展電動車的決心”。

      2013東京車展,采訪益子修。他說:“中國有屬相,日本也有。明年是中國的馬年,雖然各個國家的習慣不一樣,對屬相的說法也不一樣,但我想三菱汽車這匹馬應該是飛躍的,希望明年我們在中國也要飛躍”。

      益子修說:“我們的絕對優勢在控制系統,這實際上是一個綜合控制,包括很多方面。例如對電池的控制管理以及行車時速度等,這些控制技術是三菱汽車最有自信的,控制技術中包括的邏輯學部分是看不見的”。

    \

      2014年北京車展,采訪益子修。他說:“在創造奇跡的年代,可能除了穿越時空的汽車無法實現外,其他都有可能。三菱汽車是最早將電動車推向全球的,而且達到了量產的水平,現在也還處在電動車領域領先地位。PHEV插電式汽車是我們最先推出的,而且現在其他公司也還沒有跟上來,所以這都是我們最引以為豪的技術”。

      益子修說:“許多廠商都在考慮一個問題,就是怎樣把汽車行業和IT行業結合起來。谷歌本來不是做汽車的,但是他們正從IT的角度開始考慮汽車問題,今后汽車行業和IT行業的結合會越來越多”。

    \

      2015年上海車展,采訪益子修。當時,益子修一邊在桌子上畫圖一邊說:“我用這張圖告訴各位,三菱汽車與其他企業發展的路線圖不同在哪里。技術研發就像是爬山,大家都在向技術的頂峰進行挑戰,誰能爬到最高的頂峰,就對該技術領域具有競爭力。我們認為EV應該是一個頂峰技術之一。三菱汽車曾考慮過開發混合動力,可那個時候我們發現對手的技術已經不錯,三菱那個時候跟對手競爭是沒法取得勝利的,所以放棄了開發混合動力。三菱汽車擁有40年開發EV技術的歷史,所以三菱越過混合動力直接挑戰頂峰,就是EV頂峰技術。三菱汽車從2009年開始批量生產EV,可是在我們量產EV以后發現,EV需要面對有三大課題:一是價格比較貴;二是續航里程有限;三是基礎設施如充電設備尚不完善。三菱汽車認為,如果不解決這三大課題,就不能迎接真正的EV時代。為了克服這些問題,雖然三菱汽車已經到了山頂,又從山頂返回。回來開發的是PHEV,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在充電設備尚不完備的條件下,影響并不是很大,續航里程也沒有什么問題”。

      2017年東京車展,采訪益子修,地點是在距離代表三菱汽車未來造車方向的概念車“MITSUBISHIe-EVOLUTION CONCEPT”不遠的一間會議室內。益子修說:“現在,面對新的世界潮流,汽車廠家也有苦惱的地方。一百年來,汽車廠家為了不斷的更新汽車技術一直在努力,而且各個廠家都有很多技術的積累。但是真正到了EV時代,過去作為整車廠特別重要的一些部分,就變成不需要了。真正到EV時代,汽車廠家要舍棄一些東西。”

      比起其他車企,三菱汽車的歷史和發展,有些特殊和復雜。作為“三菱”品牌分出來的一支,中國媒體通過接觸三菱汽車、三菱電機等公司,對日本企業的發展和文化,無疑獲得許多信息和經驗。益子修還曾找機會讓我們深入采訪企業,包括體驗五島列島電動車試驗場和北海道試車場,還有與著名車手增剛浩共同試車等。

    \

      2012年的一天,我和幾位媒體朋友在長富宮飯店采訪益子修,他見面后的第一句話就是:“三菱汽車終于從赤字轉黑字了。今后我們將擴大在中國的業務,建立更多的據點”。當時“據點”這個詞的翻譯,還引起個別看過抗戰老電影的朋友的小議論。

    中國質量萬里行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
    Copyright © 2002 -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國質量萬里行 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
   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4432號    京ICP備13012862號
   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